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韩宇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韩宇光的绘画》画册前言

2019-11-13 09:43:1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司徒立(中国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A-A+

前言

  司徒立(中国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那天,韩宇光邀请我到他的画室看画。我从未见过如此干净整齐的画室,一尘不染,整整有序。他把几幅画摆开后就离开了,让我独自看画。几幅都是静物画,一份宁静自他的画中流淌出来,带着一种独特的温情细碎的色调。看他的静物画,令我感觉自己像一块扔进水中的方糖,悠然融化。

  一份纯净,一份寂静,我以为最能概括韩宇光的静物画特质。记得孙周兴教授曾经把德国艺术史学家温克尔曼(1717—1768)崇尚的古希腊艺术精神“高贵的单纯与静穆的伟大”的句子略做调整,把其中的形容词名词化,遂成了“单纯的高贵与伟大的静穆”。这也可以用它们来形容韩宇光静物画的境界。

  静之物,物之静,其实对于一个静物画家来说,更多时候遭遇到的是无声、顽固、封闭的物的神秘世界。海德格尔对此曾如是说:“朴实无华的物最顽强地躲避思”。物之物性极难道说,可说的情形极为希罕。因此说画静物画似易实难。画家如何穿越本性顽固之物,让沉默无声的物的世界说其不可说;如何揭开封闭的物的世界,见其不可见,这谈何容易。无论如何,这是静物画家的能事。

  历代静物画家如何表现静物?远的不说,现代法国画家德朗曾在他的《物画论》中谈过由物而画,他认为对着原物创作是所有创造者的基础,无论是乔托,还是富凯、格雷科,还是德拉克罗瓦,籍着他们的感觉创造出来的形式,都是非故意的,却决定了作品的调和与平衡。在这里可能存在一条无程序的法则,一条遗失的法则。因此,德朗的一句名言是:寻找遗失的秘密。正如他所说:“当我描绘时,必需内在深刻地渗入事物的内在生命,委身于与事物存在的相互依存与交织之中”。这样与物的神秘诗意,是他的静物画所关注的。德朗晚年画的静物画超常地大尺寸,小物品,大空间,给人一种空旷感。加上背景幽暗如夜空,画中的玻璃器皿几道强烈的反光闪电般划过,几只水果像一团光在幽冥中闪烁,这是如何的存在!德朗颇带总结意味地说过:“绘画唯一的质料就是光”。这是如何的光,庄子说的惑疑之耀?还是照亮一切存在之物的人的生存之光?

  另一位专画静物画的现代意大利画家莫兰迪,一辈子反反复复画的只是有限的几只瓶瓶罐罐。莫兰迪为什么要描绘这些物呢?画家对这些物何所思?直至那一天在莫兰迪回顾展中整体地观看了他的大部分作品,我才似乎明白为什么,就像一堆没有多大区别的石子,互相磕踫中发出幽微的声音,莫兰迪则从中倾听同一与差异的真理性的气息。

  韩宇光的静物画虽无德朗和莫兰迪那样的形而上学的存在论气质,但他更多地关注画面的形式与结构,而这一切都融入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材质肌理之中,最终呈现出上述的纯粹与静谧。归根曰静,韩宇光的静物画终究触及物的本质。

  (注:作者系法兰西共和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位获得者)

2102年10月31日杭州五云山中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韩宇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